一个人
没多少才华
没多少故事
认真的生活
吃饭
睡觉
矫情起来自己都怕
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并不发很多
喜欢看很多

凯源|第一章,题目仍没想好,小伙伴们轻喷

码段子www

時間怪圈:

对演艺圈不了解,所以想吐槽“开的车价位不对”,“哪可能这么顺利这么红”,“职位和流程错了这几个职位根本不干这些活儿”的请自由地……

腐向,OOC有(其实我还没补完他俩小时候的视频)

最后,这就是一草稿别认真呀?

>>>以下正文


王俊凯关上车门,一边把车钥匙放回口袋里一边往大门走,他转过拐角,却在家门口那几个台阶前犹犹豫豫地止住了脚步。

门口坐了一颗球。

其实也不算是球,时间已经将这个曾经的少年雕琢得颀长挺拔,尽管仍然有些瘦削。

那颗球松动了一下,从双臂间抬起头,同年少时一样清澈的眼睛里映出自己没有表情的脸,然后那双眼睛弯了起来。


“小凯。”


他看见了那双眼睛里自己来不及阻止的样子,却又立刻恢复成了一脸平静。


一个月前,他和王源举行了五年来唯一一次共同演出。王俊凯几乎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几年来都不曾直接联系过自己的人,居然会在他某一天回家的时候,抱膝坐在家门口等他。

不,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预兆。处在事业上升期的两人都不算清闲,但这段时间王源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王俊凯不是傻子,他感觉得到,也绝不相信那些都是巧合。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一直在这儿?”他回头四下看了看,眼角余光扫到视界尽头的转角里停着王源那辆蓝色的McLaren,回过头边往前走边掏钥匙,“进来说吧。”

王源站起身跟在他身后走进玄关,嘴里还不消停地叽叽喳喳:“当然不是啦,我现在这么有名人气这么高,要是一直蹲在你家门口被人拍到怎么……”

王俊凯回头看了他一眼,后者立刻在收声的同时缩了缩脖子,过会儿才接着说道:“我是看到你的车过来了才到门口等你的。”

还真是影帝了,王俊凯笑了一声,转身进厨房倒水。

他先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喝了几口,然后拿了杯温的出去。王源正在客厅里瞎转,从装饰架上无意义的摆设看到奖杯和纪念照片。王俊凯见他兴致颇高,也没说什么,把水放在茶几上。

王源看了一会儿,从架子前直起身,又四处打量一番,最后说:“你这房子真是没有人味。”

王俊凯面无表情地反驳:“那叫整洁。”

王源不以为然,拿过杯子坐下喝了口水,目光又扫向那个装饰架。王俊凯也顺着他的目光往那儿看,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意思。

但王源很快回过头来,好像刚才只是不小心走神了,他问:“对了,你知道二文接了一出话剧吗?”

王俊凯摇摇头,他前阵子忙,没顾上和刘志宏他们联络。

“你就来跟我说这个?”

“不然说什么?”王源一脸理所当然,“我来找你叙旧啊。”

倒显得王俊凯有点莫名其妙了,好像是他意识过剩,总以为王源登门必定该说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其实人家不过来唠唠家常,有什么呢。


但明明彼此都心知肚明,他们早已不是闲来无事便见面聊天的关系了。


王俊凯没让气氛再这么僵下去,他抬手挥了挥,作出有些疲惫的样子:“……我明天还有通告,下次再聚吧。”

这就是下逐客令了。王源也不尴尬,说句那下次再找你便到门口换鞋,他今天穿的是系带式的靴子,穿上需要一点时间。

王俊凯在一边看着他笨拙地系鞋带,这靴子他瞄一眼就知道是王源喜欢的款式。王源从小就算不上手巧,却偏爱穿这种麻烦的玩意儿,以前王俊凯总是嘲笑他白长一双大手,最后却都弯下腰帮他系上,有时还要说,你怎么绑得这么丑,把王源辛辛苦苦打好的结又扯开重系。

他想得有些出神,好险这时候王源已经系好鞋带站了起来,他忙把目光从王源的手上移开。

“下次叫上千玺吧。”他突然说。

“好啊,他快回国了吧。”王源答应着回过身,又不由自主地看向架子上三人的合照,那是他们第一次出席颁奖典礼的时候拍的,也是他们拿的第一个奖。年少时的三人挤在一起,带一点笑,和几分紧张。

王俊凯忽然意识到了他在看什么。

又过了几秒,王源才继续说:“千玺好厉害啊。”


是啊,好厉害。照片上的三个少年,如今都有不同的成就,也有了各自的追逐。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这话简直像哪里的水龙头没关紧似的,自然流了出来,让人一点准备也没有。他以为这个问题算是唐突,因为某种程度上王俊凯自己也吓了一跳,王源却连愣也没愣一下,但也没有立刻回答。

他先是将目光移回王俊凯身上,甚至好像还低头微笑了一下,然后才明确地告诉他:“没有。”

王俊凯知道他没有撒谎,王源说谎的时候左眼角会抽动一下,很不明显,所以他一直觉得只有自己知道,而且还特意不告诉王源。王源小时候有点大小眼,后来长开了就好了,但这个毛病却一直没改,即使过了这些年,他们不再经常来往,王俊凯也能看出这个破绽。前阵子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追问王源与电视剧女主角的绯闻,那时候他也给了否定的答案,只是左眼角不自觉地抽了一下,王俊凯在荧幕前看得很清楚。他知道他没变,所以,他知道他没有骗他。


不过王俊凯并没有说谎,他明天确实有事。跟王源不一样,王俊凯不会因为尴尬或别的种种原因就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

第二天他先去了趟公司,策划和经纪人大概说了下等打歌期一过之后的安排,王俊凯一一应着,没什么意见。

从公司出来后他直接去了录影棚,录的是一档谈话节目,他上过这节目几次,这次来无非是为新专辑做宣传。主持人在圈内算是相当资深的前辈,也没有为难他,大部分都按照re好的台本走,只在最后问了句是否考虑过与王源重新合作。

这个问题放在这儿显然无可厚非,一个月前他和王源的那次同台演出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风浪,虽然平息得不慢,却还是留下了一些影响,就算事前没有提到,主持人突然问问也未尝不可,但王俊凯却着实没有料想到。

他的反应也很诚实,愣了一瞬之后说这要看公司安排,标准的官方答案。

主持人也点到为止,没有追问。

后来录完影王俊凯在休息室听到一个小姑娘跟另一人说:“上次许姐这么问王源,王源也是这么回答的。”

听她说话的那人露出有些不屑的表情,好像在嘲笑她刚入圈子的大惊小怪。


刘志宏刚下课出了教学楼就看见十几米开外戴着个大太阳镜坐在长椅上等他的人了,他几个箭步冲过去,刚一坐下就说:“我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想被围追啊!”

王源笑嘻嘻的:“怕什么,才不会有人围追我,换作两年前我还是这儿的学生呢。”

刘志宏翻了个白眼:“是是是,那你倒是把这大蛤蟆镜拿下来啊……算了你还是戴回去吧。”蛤蟆镜这玩意儿当发箍架在脑袋上简直傻逼,这句他没敢说。

两人坐在长椅上闲扯了一会儿都没聊什么正题,末了王源说:“人怎么那么少?”

“这个点都去吃饭了,”刘志宏心说人少还不好,他看了看表,然后问王源,“我一会儿还吃饭排练呢,你怎么说?”

“这个点吃饭,我估计食堂都被人抢光了吧。”王源一抬头,就见刘志宏一脸忧伤地凝视着他,他咧嘴一笑,一抬手,“走着,哥哥请你吃大餐。”


王源说是请吃大餐,就真的是大餐。

刘志宏对着一桌的佳肴大快朵颐,王源却没动筷,刘志宏抬头问他:“你不吃吗?”

王源说你先吃吧。刘志宏没说什么,王源的脸色一看就是昨晚没睡好,打从他刚摘下墨镜刘志宏就看出来了。王源原本胃口就不大,睡不好更是吃不下东西,这都是小伙伴们很了解的设定了。

至于为什么没睡好嘛,王源没说,刘志宏也不问。

两人说起他新接的话剧,王源说你可好好的,别给咱家族丢脸,刘志宏说那当然的,到时候你来看。

王源说:“你给我两张票吧。”

刘志宏想了想:“你带女朋友来?”他脑海里浮现出前段时间跟王源传绯闻的女主演,可这事儿不是炒作吗,没听说他跟那女演员真的在交往啊。

王源又说:“王俊凯那张不用给了。”

刘志宏的第一反应是他俩闹翻了,顿了几秒才觉得自己太天真了,于是问:“你们和好了?”

王源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刘志宏就知道他八成在王俊凯那儿碰钉子了。

他们俩当年那点事,这几个人都知道个大概,王源当时做那么绝,这些年也都冷冷淡淡的,王俊凯能放下这件事才怪。

这世上可没有伤了人冷战几年,突然示个好就冰释前嫌的事儿。

也没有几句话就能跨越几年的距离。

但他没有这么说,因为这道理王源比他更明白。

不过总也不能一句话都不说,于是刘志宏递了一句:“慢慢来吧,你当时改签那么突然,总要给他一点时间。”

王源放下茶杯看窗外:“我不急,来日方长。”

那么多年他都忍过来了,还怕这几天。

“……"刘志宏夹起一块咕咾肉,“哎,你刚刚是不是哼了一声?”

王源没理他,拿了筷子就来抢肉。

“你不是说你不吃?”

“我没说,而且我饿了!”


吃完饭王源原本说要载刘志宏去排练,哪知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让他一会儿有空去趟公司。刘志宏说那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王源说没关系又不急,但刘志宏坚持说他自己倒车回去权当消食,王源那边经纪人找肯定有正事,别耽误了。

王源也就领了这份情径直去了公司。

到了那儿才知道原来是讨论新专辑方向。王源没想到来得那么快,他刚拍完一部偶像剧,闲下来还没几天,于是脱口说了句:“这么急?”

经纪人甩了一个眼刀给他,他也知道自己这话不得体,打铁都得趁热,何况他现在正是该努力往上爬的时候,跑得多快、多忙都是应该的。

经纪人问他有没有什么想法,王源说他想增加一支难度比较高的舞曲。

经纪人再次拿严厉的目光审视他,像在看一个没有分寸的孩子。通常王源被他这么看着的时候就会退缩,但碰上绝不退让的事,他也会坚持,就像现在,他都已经做好了被狠批一顿的准备,哪想经纪人一点头,居然同意了,只叫他自己争气。

之后讨论了一下大方向,见差不多了,经纪人说他再去做一下整理,正往外走,王源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叫住他。

“Jason,我还有一个要求。”

经纪人回过头:“说。”

“我要邀请一个人帮我写主打歌。”

“谁?”

“王俊凯。”


评论
热度 ( 202 )

© 鴉子家伙 | Powered by LOFTER